庚辰

草微青:

【全職/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周葉/混血羽人周魔法師葉】

魔女是最近很萌的tag!

在路上撿到羽人跟惡魔的混血幼崽,羽人有嚴重的血統排異,對從小就被欺凌的小周對人是相當的害怕,為了自保或多或少都有些攻擊性

而葉修只是路過看見一隻幼崽被欺負順手救了一把,羽人跟惡魔的混血很罕見啊見小周骨骼清奇是個好苗子於是就帶回家養了

哪裡知道這是噩夢的開始

葉修:不行不行,該放生!
放走就會飛回來,你是鴿子嗎

小周:咕


蛛网头:

一叶之秋:“走,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君莫笑:“哥你对我真好!”

一叶之秋:“必须的,亲兄弟嘛!吃完饭哥再带你去转职。你看你二十多快三十级的人了,不转职人家要笑你的。”

君莫笑:“会吗?”

一叶之秋:“会的!听哥的,咱去转个牧师,以后跟哥混,我们一起打爆大漠孤烟和石不转的狗头!”

君莫笑:“好的!可是哥,大漠孤烟和石不转是谁啊?我们为什么要打他们啊?”

索克萨尔:“……一叶你这个样子,就像那种要把二胎塞回妈妈肚子的熊孩子。”


《萌新君莫笑生命中的最大危机》

垃圾话自习室

蛛网头:

胡说八道预警——————————————
————————————————————

“叶秋是什么人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他的经验,意识,甚至垃圾话的技巧,都值得我们学习。”——王杰希。


1.
乔一帆从冗长的梦境中醒来。
他有些恍惚地看了看床头小桌上的钟表,led灯闪闪烁烁,显示他不过才睡了一个小时。
他又望向一旁仍在复习补考内容的安文逸,嘴唇下意识轻抿,像是要说点什么,又不敢说。

表面在复习,其实在摸鱼的安文逸当然很快察觉到床上这位朋友的怪异。大概是感知到可以有学习以外的事来操心,他甚至有些兴奋。
安文逸转过头,用一种热切的眼神看着乔一帆,问道:“怎么了?做噩梦了?”
乔一帆眨眨眼睛。
昏沉灯光下,安文逸的脸看上去有点模糊。他的眼镜反着光,显得有些阴险。
乔一帆思忖再三,总算是鼓足勇气,说出自己大胆的想法:“我想学垃圾话。”

“......”
理智大佬安文逸淡定地站起身,坐到室友身边去。
“一帆,最近是不是压力有点大?”
乔一帆低着头,乖顺得像只长毛兔子:“也不是......”
安文逸了然:“那是昨天的比赛输了,有点难受?”
乔一帆说:“还好......”
安文逸点点头:“是老魏赛后说你的打法有问题,你有情绪?”
好孩子乔一帆连忙帮老魏把锅卸下:“前辈他说得很对的,我昨天比赛是打法上出了问题!”
安文逸捶手:“那你就是青春期到了,想叛逆一下。”
乔一帆尴尬地笑:“我二十了......”
安文逸说:“二十也可以青春期。像莫凡,估计一辈子都中二了。”
乔一帆忍不住笑出声,却又说:“这样说他不好吧?”
安文逸正经道:“你看,这样的程度你都觉得不太好,垃圾话,还是算了吧。”

还是算了吧。

乔一帆也这样想。毕竟垃圾话,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他二十年的人生技能树上都没有点过这个技能,突然要学习,大概是有些困难的。

于是这个想法他不再提及,只是每天晚上王杰希依旧会准时准点在他梦里出现,絮絮叨叨要他立刻去学习叶修的垃圾话技巧。
好几次安文逸都听见乔一帆说着糟糕的梦话。

“......不,队长......呃......我不行......不可以......”

安文逸:“......”

大概真的是青春期吧。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复习提纲上的化学公式跑成乱码。

2.
高英杰接到乔一帆的电话,是在中午吃饭时。
他的好友甚少和他打电话,两位年轻人更喜欢靠朋友圈彼此点赞,以及分享最新的表情包来保持友谊。

“喂?一帆?”高英杰放下吃了一半的面,专心接电话。
“英杰。”乔一帆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全然没有活力。

高英杰感到出了大事,小声问他:“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乔一帆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我还好。你呢?”

高英杰恨不得把乔一帆从电话那头攥到眼前来,告诉他自己很好。

“我挺好。你听起来声音不太对呀?生病了吗?”
乔一帆沉默了。
高英杰体贴地等着他说话。
乔一帆也体贴地并没有沉默太久。

“英杰。”他说,语气忧伤:“我最近吧……一直梦见队长。”
“哦?王队吗?”高英杰本能地环顾了一下食堂,王杰希和许斌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在看电视上转播的昨天晚上的西甲。
“是的。”乔一帆说:“他在梦里,一直念叨着要我去跟叶修前辈学垃圾话。”

“噗呲。”
“好球!”

高英杰没忍住的笑声被刘小别的高呼盖住了,但电话里的乔一帆却清楚地听到了。
不过他没介意,因为这真的很可笑。

“你是说,以前我们组团去杀叶修前辈的事吗?”高英杰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是的......最近我就老梦见,队长瞪着我,重复当时说的话。”

高英杰莫名感觉一阵心疼。
毕竟,就连他也不想在梦里被王杰希瞪。
现实中也不想。

“这样......一帆,你是不是压力有点大啊?”高英杰问。
乔一帆回道:“也还好,只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高英杰又看了眼窗边的王杰希,犹豫道:“不然,我去问问队长......?”
说完他就后悔了。
去问什么?
队长您为什么每天晚上给乔一帆托梦?

“不不不!”乔一帆也觉得这个提议甚为荒谬,赶忙惊慌地制止:“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是队长!”
“嗯......”

高英杰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有主意的人。电话打到最后,干脆以一句“一帆你多喝热水,注意休息,不要想太多”作为结尾。
乔一帆听话地抱住水杯喝了一口,深呼吸,然后再次去找安文逸。

3.
“要不你就,学呗?”安文逸一脸严肃地说着不那么负责的话。
乔一帆像是吓了一跳,睁圆眼睛:“可是我......适合吗?”
安文逸微笑:“不适合。”

乔一帆松了口气。

“不过你看,叶修和老魏啊方锐他们,肯定也不是瞬间就那么没下限的。一定是日积月累,是循序渐进的。要不?我们先来试一试,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

说着,安文逸打开电脑。

乔一帆惊恐:“怎么试?”
安文逸说:“当然是jjc,模拟对战。然后我们在pk的过程中就可以互飙垃圾话。”
“可是,可是你是牧师啊,十字架的攻击力……”
安文逸摆手:“哎,没关系,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我们甚至不需要动手,嘴上说就可以了。来吧。”

乔一帆吞了口唾沫,也紧张兮兮地坐下,跟着打开电脑,插卡。

荣耀竞技场。
房间号:垃圾话自习室 。
牧师小手冰凉,鬼剑士一寸灰。
两个职业角色站在了场内。

安文逸:“开始吧。”

乔一帆不安又害羞地犹豫着:“真的要骂吗?”
安文逸说:“不是骂,是垃圾话。这是练习。来吧,你先说。”

乔一帆点头,屏住呼吸,抬手就来:“【小手冰凉是你前女友的号吧?想不想她?】”

“......”

安文逸完全没想到乔一帆的切入点居然这么刁钻,一下子有点措手不及。
这是垃圾话?
这特么是在扎心啊!

安文逸扭头:“......等等,一帆......”

乔一帆继续敲字,一寸灰头顶冒出一个文字泡:“【人都走了,你卡留着干嘛?还是把卡吃了吧。】”

安文逸:“......”

一寸灰:“【你的爱情和这场比赛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失败。】”

一寸灰:“【安妹子说话啊?】”

一寸灰:“【不会打字啊?那gg总会打吧?打一个试试?】”

向来冷静的安文逸不冷静了:“......你是谁!”

4.
乔一帆笑得软软糯糯的,偏过头有些不自信地问身边的人:“小安,我这样喷可以吗?”
安文逸擦汗:“一帆,你发没发现你其实是个天才?”

“咦?”乔一帆有些不确定安文逸是不是在夸自己,脸颊些微有些泛红:“我......我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啊?”

岂止过分。
我想分手的吗?
我用她的卡当人妖牧师当然是因为还想她啊!

安文逸勉强地笑笑:“......不,非常好。这样,我们去找其他人试试?”

找其他人也扎一扎心。

乔一帆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不行!不好的!”
“一帆!”安文逸按住他的肩膀:“你已经决定踏出这一步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乔一帆被震慑住了。
这是牧师能说出的话吗?
这分明是狂剑士那样霸气的角色才说得出来的呀!

没错,事情都已经开头了,哪有退缩的道理。
自己从普通的喜欢游戏的少年,到被微草看中,再到和兴欣一起夺冠。一路走来,自己最该抛弃的就是软弱啊!

“走,小安,我要去挑战最难的。”乔一帆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4.
“啥玩意儿?”
魏琛表情扭曲地边擦键盘上的水边瞅乔一帆和安文逸。
他怀疑他们是不是在玩什么大冒险之类古怪的游戏。

“我在学垃圾话。前辈,请和我练习!”
羞耻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乔一帆深深地鞠了个躬。

这小子受什么刺激了?

魏琛疑惑不已,用眼神询问安文逸。
安文逸用眼神表示说来话长。

“好吧,老夫让你涨涨见识!小破孩子,学点啥不好......”魏琛最终还是同意了。

竞技场。
还是同一个房间。
这一次,一寸灰的对面站着术士迎风布阵。

魏琛很不客气,先行开喷,即使是面对一个孩子也绝不心软:“【小子还是赶紧gg,回去喝你的白开水吧。】”

一寸灰立刻接上了:“【还是前辈先gg吧。】”

魏琛哼一声,忍不住用耳麦说:“一帆你还是嫩了,可以再喷激烈点。”

乔一帆当即会意:“【尊老爱幼,前辈,您这么大岁数了,您先gg吧。】”

魏琛:“......”

一寸灰:“【怎么不说话了?手抽筋了?打几个字就抽筋,退役真是明智的选择。】”

魏琛扭头问安文逸:“......这是乔一帆?”

安文逸表情复杂地点点头:“是他。”

魏琛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但他可是下限大王啊,没理由会在垃圾话上栽在一个新人手里。

魏琛点上根烟,操作着迎风布阵站得老远就开始吟唱混乱之雨。
施法距离过远,一寸灰轻松后退闪避,开始走位寻找最佳位置放阵。

那边的迎风布阵在紫黑色的雨还没落完的时候已经开始挥动手杖,在空中凝出一个逐渐变大的光球,一边蓄力一边手指噼里啪啦开始敲字:“【唷,刚才那是什么?那种走位,刺客操作都出来了?恋旧啊?】

乔一帆手速也是相当快地接上了:“【唷,刚才那是什么?无视施法距离,菜鸟操作都出来了?您更恋旧啊!】”

光球炸开,诅咒之箭窜出。

迎风布阵:“【老夫如果是菜鸟,小子你就是颗蛋吧。】”

乔一帆凭借刺客级别的走位技术带着一寸灰飞快绕到迎风布阵身前,一个鬼斩出手,迎风布阵翻滚躲过,而紧接着一寸灰又接了个月光斩,同时刀光一闪,冰阵放出。

一寸灰:“【我如果是颗蛋,前辈您就是只鸡吧。】”

5.
魏琛不顾迎风布阵受到冰阵伤害,扯下耳机,大嚎一句:“谁他娘的教的他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安文逸也说:“一帆,你这个......”

乔一帆也摘下耳机,有些无辜:“不能这么说吗?不算是脏......脏话吧?”

魏琛严肃道:“这是擦边球了。遇到严格一些的裁判很有可能会给牌。再来。”
乔一帆:“是,前辈。”

迎风布阵:“【你才是鸡 巴。】”

安文逸:“......喂,你这连擦边球都不是了!绝对会吃牌的。”

一寸灰:“【你才是。】”

“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安文逸深感无力。

魏琛也反应过来了:“对,一帆,不能太粗俗。太粗俗就像骂街了,我们来些高级的。”
乔一帆:“好的。”

迎风布阵放出束缚术,黑光弯弯曲曲去抓一寸灰:“【来吧,拿着你的水果刀来吧!】”

一寸灰闪避:“【你先,拿着你的痒痒挠来吧。】”

没抓到人,于是迎风布阵又接了个六星光牢:“【王杰希不要你。】”

一寸灰利用墙壁,踩踏越过,逃开光牢的范围,顺手也抛出暗阵:“【喻文州前辈虐了你。】”

迎风布阵:“【安文逸都能虐你。】”

安牧师躺枪:“......过分了。”

一寸灰:“【老板娘都能虐你】”

迎风布阵:“【我要去跟老板娘告状。】”

一寸灰:“【我错了。前辈对不起。】”

魏琛吐口气:“你看,你还是有死穴,还是有顾虑。所谓的垃圾话,不能让人抓到把柄的。”
乔一帆虚心地低头:“是,前辈。”

魏琛实在是感觉到久违的心累,:“就先练习到这里吧,一帆,你很有前途!老夫看好你!”
乔一帆站起来,惶恐而惊喜地鞠了个躬:“谢谢前辈指点!”

乔一帆开心地回房间后,魏琛略有些不安地问安文逸:“什么情况?”
安文逸无奈地如此这般,把前因后果一说,魏琛差点没乐晕过去。

“不过,我就说嘛,当初没看走眼,这小子果然是个人才。”魏琛肯定地说。
话音刚落,就见乔一帆兴冲冲地又从房间出来,再次坐到电脑前面。

“你干嘛?还来?”魏琛手一抖,烟灰差点掉腿上。

乔一帆眼睛亮晶晶的,道:“嗯,我想再问问叶修前辈的指导意见,我看看他QQ在没在线……”

6.
半个月后,兴欣对微草。

擂台赛第二轮,高英杰对乔一帆。

木恩:“【你好。】”

一寸灰:“【你也好。现在就认输更好。】”

木恩:“【......一帆??】”

一寸灰:“【呵呵。】”



那一天,微草全队见识到了,焕然新生的,乔一帆。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燃烧原野:

#雷安 #瑞金 要素含有  交往前提下的故事

失踪人口的回归(不

好久没画漫画了外加换了新的数位屏,各种不顺手,简单复健一下!


从第八集安迷修御剑飞行(x)起我就等着有谁画一下安哥和金的飞行同盟,结果等了两个月毛都没有!怒割腿肉(?!


这是一部“大家都有男朋友,好男友有好男友的苏,恶男友有恶男友的萌(????)男朋友各有各的好(你确定??)”的小短漫!希望大家能get男朋友们的可爱!

临江照衣:

一个驱魔师x天使的脑洞

为了阻止《启示录》中预言的天堂陨落,上帝和恶魔雷狮(魔王了已经!)打了个赌。

赌雷狮能否理解爱为何物。

于是早早看过剧本的上帝迅速把安哥送到了雷狮身边??


EEEEE_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可爱啊!
我爱死了诸葛家的小天使了!!!

关于《睡前》以及《夏休期》再次推迟发货公告

孙昰:

再发这个lof前 我已经思考了一个下午的人品问题……



手机拍照有色差 


总之就是 大货封面挂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橙装变成了紫装 而且只挂了封面  睡夏好基友一起挂的 


全部 all 丢回去重印 发货什么的一下子遥遥无期了起来……掩面/





预售增一张a3海报作为补偿 


还有就是和分手一起入的合单也是非常抱歉 我倒是想给你们先发来着 但是一发到时候再发睡前我肯定一片混乱…


总之等不及的妹子麻烦自行退款 真的是非常抱歉…但是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掩面/




推迟时间的话 我也说不准 往大了说就是半个月-一个月 大概就是。。。元旦后了掩面/




按理这些我应该非常淡定 睡前从一开始装订错全部重装到现在封面挂全部重印 作为一个人品跪我已经习惯了都。。。


但是这次……我的本子是和桑的《分手》一个厂家出生的……


why!!!!! 为什么分手的本子皮颜色这么好看日!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桑的本子皮被我挑出来挂了1/3)


珍爱人品 远离日正

2017同人漫画合集

ModestBreeze: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睡前胡言乱语涨了一波粉


看了看近期发的没几篇认真玩意儿,深觉说大话脸臊得慌;也快到年底了,新的那篇肯定赶不上,索性汇总结一下今年画过的漫画吧!全是音乐剧的。九成九都是法扎和德扎的。假如要总结我又能话唠上几小时索性把小论文全部咽下。


从三月开始按时间排序,分级全部是G,cp全部无差。






summary:
  这一次莫扎特终于当着科罗雷多的面鄙视他的音乐品味,科罗雷多选择用自己大师级的小提琴证明他是错的。
  惯例以吵架开始,却没有以踢屁股结束。科罗雷多永远猜不到莫扎特接下来会干嘛,莫扎特也没有想到科罗雷多的小提琴水平确实很不错







summary: 


  萨列里很平静,今天也只是他平静生活中普通的一天,他不需再去强烈地嫉妒、爱或者恨。


  时间总能洗去一切,可是莫扎特并不是那样一个容易被忘记的人。







summary:这一次轮到阿玛德开口了,然而他说的话并不怎么中听







summary:安东尼奥萨列里遇到了位熟人,展开了一段非线性的、不知所云的梦游仙境。他们说了些没对彼此说过的话,想开了一些没能想开的事。







summary:天才身边的人做了关于他的噩梦。人们害怕,因为知道它们可能成真。
「He scares me so, I love him so.」







summary:美,爱,死亡,自我,希望,自由






  • HUG

    【法扎/含CP倾向】




summary:不要试图去猜测莫扎特每个行为背后的动机。他有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然后付诸实践、最后忘记它们!



 




summary:你不会知道纸电话对面的人在做些什么,不会知道自己面对面的人在想些什么,不会知道在你转身后他说过些什么





 




summary:人死后灵魂并不会立刻离去,牠们会暂时停留一会儿。康纳墨菲的鬼魂看到了这一切的开始与结束







summary:“徘徊在以太的精灵可曾羡慕过人间的苦痛?”


然而这种发问已经是一种傲慢。







summary:“爸爸,为我讲个故事吧。”







summary:


“因事件而绝望者为懦夫,但对人类处境有信心者则是疯子。” 所有的一切都在同时发生。





无奖竞猜我最喜欢哪篇!!!()


也很好奇都看过的朋友最喜欢哪篇()

《最佳损友》[第一弹]

金凌舅妈:



#喻黄cp向+庙药友情向


#一发完结


#私设巨多


#3000粉感谢


//


众所周知微草和蓝雨关系不好,可以说是积怨已久,外界人士理所当然地认为两家的王牌肯定争锋相对恨不得掐死对方。


事实上,喻文州黄少天和王杰希的关系很好,比如喻黄两人出柜王杰希是第一个知道的人,虽然他并不想当这个第一人。


再比如,他们三个建了一个群,只有他们三个人,一开始群名叫“喻黄and O . o”,黄少天取的。



王杰希差点就一键退群。后来喻文州出来调节,把群名改成了“👫+🐶”。那两个小人代表喻黄,单身狗代表……



忍不了忍不了。王杰希心想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发了一张黄少天睡得流口水的丑照。



“我错了我错了!删掉啊啊啊啊啊——不能流出去啊我的形象!”黄少天哀嚎。



王杰希很满意他的反应,“叫爸爸。”



“爸爸。”黄少天乖巧地打字。



王杰希:“乖。”说着删掉了照片,反正备份多的是。



//


某次三人去看话剧,黄少天入场五分钟后睡得打呼噜,滑倒在王杰希肩膀上,睡梦中还蹭了蹭王杰希。



王杰希往旁边挪了挪,喻文州这个东亚小醋王还在旁边呢!可惜仍然没有摆脱黄少天。



“不吃醋?”王杰希问喻文州。



“什么要吃醋?”喻文州一笑,“你是少天的爸爸啊。”



“呵。”王杰希饱经风霜的脸上绽开一抹冷笑。



//



世邀赛的第二周,黄少天得了口腔溃疡,惨兮兮的只能喝粥,格外的心酸。



王杰希点了份香锅在黄少天面前坐下,吃了一口朝黄少天说,“这香锅味道不错,可惜你吃不了。”



黄少天差点把筷子掰断。



//



世邀赛没有比赛的时候,大家闲的没事总会找点事做,比如组团看鬼片。



除了喻文州和叶修去讨论战术其余人都围在电视机前兴致勃勃,怕鬼的黄少天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一个大男人怕鬼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吧!黄少天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看到屏幕一黑就捂紧嘴巴,生怕自己不争气叫出来。



看穿一切的王杰希趁人不注意按了下遥控器退出了频道,走到电视机边偷偷关掉开关,自导自演道:“电视里好像出问题了,我看看……短路了,今天是不能看了。”



一群物理白痴们纷纷表示可惜,掏出手机来玩。黄少天逃过一劫,心中给破电视里点了一万个赞。



王杰希深藏功与名。



//


北京入冬比广州早,王杰希穿上羽绒服的时候,黄少天穿得像是走秀,还发了张照片给他,“温暖如春啊。”



然后广州也入冬了,黄少天冻得瑟瑟发抖,生活在有暖气供应的城市的王杰希发来一张自己在家穿一件薄衣服的照片,说,“温暖如春啊。”



大小眼真记仇!黄少天气鼓鼓地找喻文州,“文州,为什么我们这里没有暖气!!”



喻文州拉过黄少天抱住,拍了张照发给王杰希,“没有暖气但是有人暖床。”



王杰希内心:死gay!



//



记得那是夏休期,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后吵了第一架,特别凶。因为喻文州忙着队里的杂事冷落了黄少天黄少天发消息给他他也不回。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对他的感情淡了,伤心地跑出了和喻文州同居的公寓。然后一张机票飞到了北京,找王杰希诉苦。



住了一天,黄少天就水土不服上吐下泻各种不舒服去了医院,喻文州一张机票也飞来了北京,他是真的忙得不行,想回消息是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想解释发现已经被黄少天拉黑了。



黄少天挂着水睡着了,王杰希轻轻对喻文州说,“你好好安慰他。我去给他买个热水袋捂捂。”



“这么关心少天?”



“我是他爸爸。”王杰希摊摊手,“没办法。”